关于成都的美文欣赏:天府之行,成都美文

关于成都的美文欣赏:天府之行

  快到成都时,窗外天已微微泛明,飘起了零星小雨,淅淅沥沥地雨滴顺着玻璃窗流下,像是西南少数民族姑娘流下的泪,拍打在我一夜未和的眼上,倍感湿润。
  雨朦胧,车疾驰,两侧的山坡上,深幽幽的茂林中泛起冷意,放佛看不到前行的路,我静静地闭上眼睛,艳羡我能生在这里,住在这里,看云雾在窗外缭绕,群鸟在院中鸣叫,约两三个朋友品茶论道,欣赏着河水东流,日出花开,一切那么自然。
  这样想着,车已到站。一出车站便感到一阵热浪扑面而来,潮热的空气让人全身的毛孔难以舒张,地面上积了厚厚一层潮气,黏在鞋上很不舒服。
  初来成都,最让我这样一个西北人难以适应的是两样东西:语言和环境。但人的适应能力很强,渐渐地开始熟悉这一切。
  在成都,时间仿佛过得很慢,每天最幸福的时刻莫过于下班,这时可以骑着自行车,一个人悠然穿梭在成都的大街小巷之间,看到很多南国风光:武侯祠前依然柏森森,浣花溪的草堂还残留着诗圣的气息,乔大的灌木深入丛林,斑驳的苍苔印着屋顶,青羊宫里依然诉说道教的故事,永陵沉埋了五代的纷争。
  每天伴随着朝阳初升,我便穿梭在上下班的人流当中,到目的地时,早已大汗淋漓。夜幕降临,新月初升,我又披星归家。就这样一天天的感受着成都的每一寸余温和土地。
  不到成都,你可能永远不知道什么叫“蜀犬吠日”,成都深处四川盆地,常年雾气难易扩散,以至于遮天蔽日,天空总是灰沉沉的,难以见太阳一次,以至于这里的狗都不认识太阳,而对着太阳吠叫。
  这里的雨说下就下,说停就停,拍打着这座古老的城市里忙碌的人群,而人们放佛已经习惯了雨的这般任性,大家都在出门的时候准备好雨伞,那些不带伞的人却在雨中坦然的走着,感受着难得的清凉,转瞬间雨停了,路面干了,和没下一样。
  成都的人们很会吃,也舍得吃。街道两侧的茶肆酒楼林立,时见茶馆散发着诱人香气,一张琴、几张画、一壶茶。舍畔,丰谷美酒早已醉人,引来路人垂涎。街角处处散发着从各个火锅店里飘出的香味,茶香、酒香、火锅香,各种香气集聚到一起,三五个老伯随便合到一处,打牌、打麻将,这里的人会玩、好玩。
  成都自古出美女,这一点我是供认不讳的,或许是都江堰的水养育了他们,天府广场、人民公

急求500左右名家美文

文章只要美就行

  《 背影》原文
  朱自清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 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到徐州见着父亲,看见满院狼籍的东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父亲说:“事已如此,不必难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回家变卖典质,父亲还了亏空;又借钱办了丧事。这些日子,家中光景很是惨淡,一半为了丧事,一半为了父亲赋闲。丧事完毕,父亲要到南京谋事,我也要回北京念书,我们便同行。 到南京时,有朋友约去游逛,勾留了一日;第二日上午便须渡江到浦口,下午上车北去。父亲因为事忙,本已说定不送我,叫旅馆里一个熟识的茶房陪我同去。他再三嘱咐茶房,甚是仔细。但他终于不放心,怕茶房不妥贴;颇踌躇了一会。其实我那年已二十岁,北京已来往过两三次,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了。他踌躇了一会,终于决定还是自己送我去。我再三劝他不必去;他只说:“不要紧,他们去不好!” 我们过了江,进了车站。我买票,他忙着照看行李。行李太多了,得向脚夫行些小费才可过去。他便又忙着和他们讲价钱。我那时真是聪明过分,总觉他说话不大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但他终于讲定了价钱;就送我上车。他给我拣定了靠车门的一张椅子;我将他给我做的紫毛大衣铺好座位。他嘱我路上小心,夜里要警醒些,不要受凉。又嘱托茶房好好照应我。我心里暗笑他的迂;他们只认得钱,托他们只是白托!而且我这样大年纪的人,难道还不能料理自己么?唉,我现在想想,那时真是太聪明了! 我说道:“爸爸,你走吧。”他往车外看了看说:“我买几个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我看那边月台的栅栏外有几个卖东西的等着顾客。走到那边月台,须穿过铁道,须跳下去又爬上去。父亲是一个胖子,走过去自然要费事些。我本来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让他去。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也怕别人看见。我再向外看时,他已抱了朱红的橘子往回走了。过铁道时,他先将桔子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橘子走。到这边时,我赶紧去搀他。他和我走到车上,将橘子一股脑儿放在我的皮大衣上。于是扑扑

关于邻州古道的美文欣赏:邻州古道追踪

  千百年来,在它的周围,分布着大大小小承载权力的中心。远的有南京(梁朝和明朝前期国都)、西安(唐朝国都)、成都(四川省会)、阆中(四川省会)。近的有顺庆(今南充,原顺庆府)、绥定(今达州)。这些裹挟着历史风云呼啸而来如雷贯耳的名字,由远及近从四面八方将邻水围在其中,无论是南来北往,还是东进西出,邻水都是无法绕过的地界。加之邻水这地界,井盐藏量丰富。盐是百味之王。宁舍一旦粮,不舍一口盐。背后那片无盐的广大的云贵高原地区,食盐更是贵如黄金。盐商的往来,带来了这里经久不衰的富足与繁华。由此可见,皇权政治和盐业经济这两大诱因,在这里持续发酵,带给了邻水古代灿烂而持久的交通文明。而交通文明带来的,是来自四方八面各色人物留给邻水的丰富的文化积淀。
  要弄清邻水的古代交通,必须首先弄清邻水的地形地貌。要弄清邻水的地形地貌,必须首先弄清楚邻水建制的沿革。要弄清邻水建制的沿革,我们就不得不把目光放远一点,一直远到公元537年,南朝梁大同三年。在此之前,邻水属古巴国,秦汉时为巴郡宕渠县所辖,两晋为夷獠所据。到梁大同时期,估计梁王看中了这片土地,便把皇权的手伸过来,让这片土地从宕渠县分离出来,高规格配置建制,置邻州,辖邻山、容川二郡,邻山郡辖邻水县和邻山县,容川郡辖垫江。这使我联想到今天的特区,是不是因为盐和特殊的地缘优势而为之,也未可知。从此以后,邻水便开创了它有行政区划建制的历史。尽管,邻州这片土地上的郡县,由于政治中心的变化,以及我们今天不为人知的其他原因,分分合合,撤撤并并,忽而属东,忽而朝西,其管辖区域东至靠近出川的三峡地区的梁平县,北至秦岭逶迤而来的绥定府大竹县,但邻水县从县名到辖区,是相对固定的。只有邻山县被撤销,其地域大部分被设置为大竹县,少部分划入邻水,形成了今天的邻水地理版块。而不断变化后的州郡县域,最终形成了四山三河夹三槽的奇特的地形地貌。那就是东边的精华山(属梁平),中间的明月山和铜锣山,西边的华蓥山。三山之间分别是高滩河、大洪河、御临河。
  历史的巨轮碾压至今,除梁平所属的精华山和高滩河与邻水不再搭界之外,其余三山两河,皆横亘邻水,构成了邻水的全部疆域。长期以来,邻水对外宣称,一言以蔽之,三山夹两槽,就是由此而来。并且,在汹涌澎湃的历史潮流中,最初所设的邻州,辖邻水邻山二县,邻山县被撤销,其大部分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