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王府的介绍,成都蜀王府

蜀王府的介绍

蜀王府,始建于1385年。今四川成都的四川科技馆、天府广场一带。又称“成都皇城”,是明代藩王府中最富丽的一座。位于北起东西御河,南到红照壁,东至东华门,西达西华门,周长2500多米,面积38公顷多,其建筑可与北京故宫媲美。整幢建筑坐北朝南,处处殿阁楼台、金碧辉煌。中轴线上的建筑主要有承运门、承运殿、端礼殿、昭明殿等。蜀王府一改过去历代成都城主轴偏心的布局,首次确立正南北的中轴线,从而形成类似北京紫禁城的沿南北中轴线东西相对称的庞大建筑群。虽为王府,它却俨然有皇宫的巍峨气派,故老百姓称之为“皇城”。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使得“皇城“彻底走向消亡。

蜀王府遗迹在何处

明朝蜀王府遗迹在现在何处?怎样行找?

位于成都市体育中心内的明代蜀王府遗址正在发掘中。据现场考古工作人员介绍,近日为配合成都体育中心篮球场工程建设,成都市考古队对工地进行例行勘探,考古人员在此发现了蜀王府遗址。在已出土的文物中,主要是从宋代至明清的器物和生活遗迹。蜀王府,即明代朱元璋之子朱椿的府邸,始建于1385年。
明蜀王府,即成都皇城,原位于成都市中心,今天府广场、四川科技馆处。当地百姓称之为“皇城坝”(“坝”,平地义)。至1655年前,皇城一直名符其实的被蜀王和地方割据首领所占据。清朝时期蜀王府改为四川省举人之地,称为“贡院”。民国时期曾先后被用为军政府和其他民政机构,四川大学也曾在此办学。1949年后随着城市的改扩建工程而被逐渐破坏,在1960年代末期的WG中被彻底拆除。

蜀王府遗址出土大规模瓷器,中国还有哪些类似的考古发现?

蜀王府遗址出土大规模瓷器,数量达到上万件,中国还有哪些类似的考古发现?

2019年7月22号,在成都蜀王府遗址出土了大量的瓷器残片超过了万件。在明朝一共有13个蜀藩王。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万历皇帝的儿子福王。
万历皇帝就是为了这个儿子,和朝臣们开了几十年的拉锯战,用不上朝的方式,想获得这个福王的皇位继承权。但也因此揭开了中国明王朝衰败的序幕。

此次出土了大量的瓷器残片,可以让人们还原明代的各种物质流通,以及王府华丽生活,了解明朝经济与社会的发展。
在中国,类似的考古发现,数不胜数。因为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知道沉淀了多少的古董和遗迹。

比如说1956年开始,发现的长沙唐代铜官窑,出土的文物就超过了万件。安史之乱之后,由北方迁来的大量的窑工聚集在长沙,他们将精美的手艺制作在陶瓷上头,进行大量的出口。而在海上发现的一些陶瓷,也充分证明了这些陶瓷来自于唐代长沙的铜官窑。
而让我们记住的,最有名的“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等十一首著名的唐代的佚名诗,就是出自于铜官窑瓷器上的烧制题诗,如今已经家喻户晓。

而这只不过是唐代六大官窑之外的民窑。而宋朝以后,五大官窑和数不清的民窑,创造了辉煌的瓷器文化。
瓷器文化是我国文化的一部分,我就不一一列举和介绍了。可以说至今仍有无数出土的瓷器,和尚待出土的瓷器,见证着中国悠久的历史文明!

明末,张献忠攻入成都,在蜀王府发现了什么“恐怖”东西,大惊失色?

在蜀王府发现了什么“恐怖”东西,大惊失色?

明末,张献忠攻入了成都,在蜀王府发现了诸葛亮的一封遗书——艺术中精彩的张献忠在某年某日某月攻入成都。吓得张献忠大惊失色!

张献忠攻入成都。

对于明末清除,张献忠这个人最大的部分的名字是陌生的,换句话说其实张献忠就是在青丘山归入关之前的一员大将,他可以说是吴三桂的一名先遣官,他在公众程度之时就是吴三桂的一直命令,只不过张献忠这个人非常贪得无厌,攻入了一个城市之后,变相大学之中获得更多的金银财宝和其他物品。换句话说,张献忠在成都每日杀人一二百,掠夺金银财宝无数!

诸葛亮的遗书
其实在彰显中共占成都之前,诸葛亮的遗书曾经被挖掘出来过,只不过谁也不能证明当时诸葛亮的遗书是真是假,至少在几百年前的东汉末年,诸葛亮其人确实存在,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所以诸葛亮的艺术出现只是张献忠大惊失色,他感觉可能诸葛亮玉剑到了今天他的入侵,实在是神人呢!

可能是出恶作剧
其实用当今的观点来看那封遗书,很有可能是别人造假的,因为诸葛亮真正的艺术早已出土,而且诸葛亮的艺术不可能在朝鲜中攻打击,四川成都时候立刻出现这种巧合也太过于巧合了,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些老百姓或者有些官员为了阻止张献忠的入侵,故意书写了一封遗书,放在了楚王府,等待着张献忠的到来罢了…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